看病,怎一个难字了得

2011-3-4 来源:医网

    44.8%的城镇人口和79.1%的农村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障

    “看病贵”指医疗费用个人负担超过了居民的实际经济承受能力,其中社会保障与医疗保险覆盖的广度和强度起着很关键的作用。我国医疗保险的覆盖面很窄,44.8%的城镇人口和79.1%的农村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障。绝大多数患者靠自费看病,承受着生理、心理和经济的三重负担。

    巴院士用数字驳斥“全民医保不合国情说”:其实2005年,我国GDP已居世界第四位,2005年比2004年净增国税5500亿。2006年比2005年净增国税超过8000亿,而2005年全国全部医药卫生总支出为6900亿。也就是说,仅一年间净增的国税就足以满足全国全部的医药卫生消耗。

    “现在的问题是中央财政主要投向何方?是像过去那样,主要投向城市,投向医疗机构,投向大医院;还是面向百姓,让老百姓最大限度地得到国家的关爱,分享改革开放和国家富强的成果?”

    9位院士为医疗改革开出了3剂“药方”:

    首先,中央财政主要投向建立健全覆盖全国城乡居民的医疗保障体系,包括“新农合”和城市居民医疗保障体系的建立和运转。地方财政也应当主要投向医疗保障体系、乡镇卫生院的装备、社区医疗服务的装备和人才培训。

    第二,国立、公立的大医院,也要加强管理,不得资产流失,确保医疗水平不断提高和服务质量明显改善。逐渐实行国立医院国家管,公立医院地方政府管,收支两条线,平衡预算、合理收费。

    第三,为了让老百姓尽快得到实惠,必须加强领导,提高效率。建议下届政府设置国家人口与健康委员会,统筹管理国家的人口与医药卫生事业,并及早颁布实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保健法》。“小康不小康,关键看健康。中国人有能力解决吃饭问题,也有能力解决人口与健康问题!”

    我国已明确要坚持医药卫生事业的公益性质,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健制度,为解决看病难指出了光明前景。中国已有能力、有财力解决中国人民的医药保健问题。当然,我国人口多,用钱地方很多,确需统筹兼顾,但制订一个中国人口与健康的五年乃至十年规划和工作进度,以确保建立起100%覆盖城乡居民的医疗保健制度,并逐年提高保障水平,是各级政府部门的责任。

    市级省级门诊量相差10倍 三成人看病常给医生红包

    市民的看病观念也需要转变。广州市级中医和省级中医院之间的季度门诊量“冷热不均”,最高相差可达10倍,一个季度有上百万人次涌到省级中医院看病,但市级中医院一个季度仅10万多号病例光顾。其实,这种情况不只广州才有,其他地方也是如此。再来看一组数据:398人、2386人、5693人,这是沈阳的区级、市级、省级医院中,在各自级别里目前最为火爆的3家医院日平均门诊量统计数字。可以说,大约有六成左右的沈阳市民首选去省级医院看病,而可怜的区级医院其门诊量连省级医院的零头都达不到。如此一来,省级医院依旧门庭若市,区、市级医院则门可罗雀。

    另外,有关调查数据显示,40.32%的人认为医生的工作态度一般,11.68%认为还是比较负责任的,11%的人认为态度很恶劣,其中有37%的人说给我红包之后,医生的态度又了180度的转变。红包问题确实很严重,31.23%的人看病时经常给医生红包,目的是让医生更负责地为自己诊断。

    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的现象正如字面上所表达的那样,应该分为“看病难”与“看病贵”两个问题来看待。要分析这两个问题必须搞清主体与对象,即谁在喊看病贵和难、难和贵主要体现在什么方面。在城市,优质医疗资源缺少,医术水平高且可以信任的医生难找。但是反过来讲,不管什么病谁都想看高级医生、住高级医院,那是不可能的,也是无法满足的。在农村医疗资源缺乏,医务人员人数偏少、总体医疗业务水平偏低。因此对病人要进行合理分流,根据各级医疗机构的功能定位,小病到基层,大病才上大医院。

    当然大力提高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,赢得患者以及患者家属的信任也是非常必要的。

(责任编辑:聂倩)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免费提问: (请输入您的问题,我们的医生马上给您回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