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科医院:看病似打仗 挂号如春运

    看病似打仗、挂号如春运、输液像是流水线……这成了儿科医院看病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 一个人看 孩子一个人跑腿

    凌晨6点,焉海屹站在门诊楼外不停地搓着手,前面蜿蜒的“S”形队伍还有200人左右,他脑子盘算着今天能否挂到专家号,已经无暇顾及是谁贴着他的前胸后背。6点50分,距离儿童医院门诊挂号还有10分钟,门诊楼内孩子的哭闹声夹杂着各地方言。热气扑面,方便面与消毒水混合的味道冲进每个人的鼻孔。

    焉海屹的妻子抱着3岁的朵朵坐在靠近大门的试表处,一旁的姥姥背着鼓鼓囊囊的双肩背包来回踱步。“都知 道这儿看病费劲,可孩子生病了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焉海屹随着队伍慢慢向前移动,走进了人头黑压压一片的门诊大厅。7点40分,焉海屹拿着挂号单向着妻子的方向使劲挥手。

    在201分诊台前,焉海屹将167号的挂号单递到护士手中,随口问了一句,“排到多少号了?”“刚到63号,耐心等吧。”护士将朵朵的病历手册塞进了厚厚的等待手册中。焉海屹在候诊室里寻找着座位,几个男孩边跑边喊, 家长抱着衣服,拎着背包跟在后面,嘈杂的声音让焉海屹眉头紧锁。几名没有座位的家长席地而坐大口地吃着方便面。焉海屹在角落里找到了座位,刚坐定,身边的一位家长猛烈地咳嗽了几声,焉海屹警觉地将朵朵抱到了靠近楼梯的地方,“就这么抱着吧,怎么说这儿也能通点风啊。”

    9点半,焉海屹终于听见“167号”的声音,妈妈带着朵朵进入诊室。焉海屹接过病历手册奔向收费处缴验血费和拍片费。

    验血大厅传来朵朵响亮的哭声,焉海屹一面弯腰适应窗口的高度,一面安抚哇哇大哭的朵朵,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。“照相和验血都得半个多小时出结果,等吧。”焉海屹无奈地靠在椅子上,又抱着朵朵在走廊里转悠。当焉 海屹将化验结果拿到医生面前时,已经10点半了,他再次奔向收费窗口。

    穿过一条长廊, 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,没有间断。焉海屹侧着身子躲避走廊里抱着孩子的家长,迈过地上的几个大编织袋。这时,输液室几十平方米的空间挤了近百人,哭声和咳嗽声混成一片,窗户上打开了一条缝隙,成为透风的唯一通道。几个家长从口袋里掏出食物,直接塞到了孩子嘴里。有的家长穿着拖鞋和衬衣直接坐到行李包上,随手将擦汗的纸丢在身后,脚下还扔着苹果核和还在流着汤汤水水的垃圾袋。

    焉海屹快步赶到输液室,朵朵的右手终于被扎进了一支针管,时间也定格在11点15分。焉海屹举着输液袋走向一个空气流通的走廊,一块牌子却挡住了他的去路,“上面提醒,不要在那里输液,怕输液中出现问题,护士不能 及时处理。”焉海屹掉头跑向一楼,给朵朵和家人一人买了一个口罩。“这真是孩子痛苦家长累啊。看个病比平时上班都累。一个孩子至少得俩大人陪着。一个看孩子,一个跑腿。有时候,俩人都嫌不够。”

    可以说,给孩子看病,那是看病累的最高境界是:一人生病,全家折腾,好了一个,累倒一家。

(责任编辑:聂倩)

免费提问: (请输入您的问题,我们的医生马上给您回答)